在下陆子辰,有何贵干?_混沌中立二人组

瓶颈期渡劫.........

原创(番外1)

紅傘祭。

好熟悉的名字。

不論少年如何努力的回想,都記不起來。




“我應該叫你什麼?”

“......吾沒有稱呼”

她想了想,又道“吾還沒遇到給吾取名的人。”

“什麼人才能給你取名?”

“伴吾一生的人,方可給吾取名。”

“那就是我嘍”

那女子似乎想反駁,但無奈事實就是如此,眼前這個人就是她要跟一輩子的救命恩人。



她想她不能再繼續陪著他了。

昨天深夜,她在觀星時看到了三日後在八角亭的群仙宴正在召集她,最遲最遲,也必須後天就啟程。

第二天,她依舊裝著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,修補在脅持他時他壞掉的扇子。扇子只是手柄那部分壞了,但找不到能和扇子匹配的手柄。找了半天,唯一一個跟扇子花紋相配的,只有一把斷劍。看到那把短劍時,她愣了愣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......這把短劍,屬於一把打刀......是我妹妹的。”她頓了頓,繼續道“不過,她現在不在了。”
“被神選中的第二祭司只有一個,而她在比武前,假裝磨刀然後把刀弄斷了......真是自私......”

女子顯然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。“我去打磨一下,然後安在扇子上,你可以當短刀用。”

“真的嗎?真帥!”青春期的少年果然很容易被點燃。“那你呢,你妹妹有一把打刀,那麼你的武器是什麼?”

女子像是沒想到少年那麼快就掌握了重點,只能把自己的傘拿了過來,然後握住手柄,抽出了一把一米長的太刀。
“喏,我的武器。”

少年被嚇到了,不過只是愣了一下。忽然,他開心的道 “紅傘祭!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的名字!拿紅傘的白衣祭司。”少年想了想補充道“還有,我的娘子。”


我有名字了。




當晚,她坐在他的床邊,滿天的星星似乎在催她趕緊出發。

天空泛起了魚肚白,必須啟程了。

走出房門,打起了傘。傘尖飛快的轉動。忘記吧,就像從未見過我,而我也不曾認識你。



一個黑衣男子坐在一個棋盤前,捻著一枚黑子兒。而坐在他對面的是一個笑盈盈的白衣男子。“該出發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放下棋子,棋盤上一副死局。“結束了。”

“不過二姐是不是忘記了自己已經有名字了呢?”臨走前的白衣男子最後放了顆棋子,截然一副新局。同樣是黑白子兒,不過換了副棋盤罷了。“哎呀哎呀。”

“走了”

“來啦,等等我啊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